中华法律援助网

首页 > 法援律师

揭幕海航被接管的这一年:卖资产还债两千亿,陈峰试图留任未果

发布时间:2021-02-02 23:43:56

“不要觉得我们被辜负,而是我们欠社会与世人更多。”2月1日,在海航集团破产重整消息公布后的第一次集团例会上,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、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一直在强调两个字:“真情”。

“海航一切如常”,这对于一个数千亿级别的破产重整集团来说,很不容易。顾刚在例会上庆幸地说,预估的退票潮没有出现,众多国外合作机构反而发来了支持函。

海航人不再沉默不语,朋友圈里,到处都在传递海航即将新生的声音。这所有的一切,顾刚在上周五走进海航集团会议室之前还并不确定。这天下午,顾刚宣布中国第四大航空集团海航集团破产重整后,瞬间刷屏。

过去三年来,海航集团过得很艰难。自2017年爆发债务危机以来,海航集团一直在依靠变卖资产的方式自救。但效果并不如意,拿海航控股举例说,仅2020年,就破天荒地预亏了650亿元。在此背景下,这家高达7000亿元债务的巨型集团,不得不寻求一种更彻底的变革方式——破产重整。

不同于破产清算,破产重整表示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。同样是犯了错,破产清算好比退学开除,重整则意味着“留校察看”。这是海航不希望被误解和反复对外界强调的一点——目的不是破产,而是重整。

有媒体详细阐述了海航破产重整的“积极意义”,罗列了重整对海航、员工、航空主业的影响等。显然,这些解读都偏向海航集团,似乎有种安慰债权人和海航员工的意味。

不过,AI财经社获悉,海航集团破产重整的时间是被临时提前的。“原本计划是3月公布的,提前是因为受疫情影响,春运基本泡汤,放出来为了安定人心。”一位在海航工作了十余年的高管姜云告诉AI财经社,“重整对士气有一定提升,起码定了个努力方向。对员工来说还能继续工作,这也是开会传达的核心意思。”

对于破产重整,多数海航员工觉得无所谓,反正是换个老板。“而且很多人对之前的领导有不满,并不喜欢海航内部管理制度,比如随时随地抽背‘员工十条’,动不动就写举报信的制度等都让员工很心累。”姜云说,大家对换领导反而有所期待。

这番说法,或许代表了过去一年海航集团内好多人的想法。但对进驻海航实施“接管”的工作组来说,这些只是最基本的工作。

顾刚出面稳定人心,未出现“空姐离职潮”

2020年2月,联合工作组入驻海航,开始梳理旗下资产、债权、股权关系图。按照顾刚给全体员工的公开信,摆在工作组面前的是长达三米的海航股权结构图,集团内部号称“清明上河图”。

姜云对工作组接管海航后的最大印象是:顾刚非常强调公司的安全生产,“每天都开生产安全会,航班分别汇报安全情况,有时到晚上八九点仍照开不误。对中层以上干部督促得也紧,刚开始的几个月,海航总部要求中层以上领导干部每晚必须8点才能下班,周末也不例外。直到去年七八月份才恢复正常。”

因为就在工作组入驻前,海航在2020年1月13日发生了一起教练机坠毁事件,机上一名教员和两名学员遇难。工作组并不希望海航的动荡引发更多恶性事故。

至于严格督促中高层,还有更多的目的,一方面是维护当时海南航空的基本盘;另一方面也是稳住海航集团内部大部分熟悉详情的人。姜云表示:“过去一年,内部高层离职基本就不批准,为了稳住这些人,原本内部购买的理财产品也停止兑付,集团给了一个3年付息5%的计划。”

姜云所说的理财产品是外界熟知的“员工宝”等内部集资产品,由于当时海航控股、前海航交所、供销大集等子公司都有类似产品对内销售,因此总盘子到底有多大,外界无从知晓。姜云估计约有100亿元。这些理财产品除了内部高管购买外,还有员工亲朋好友的资金在里面,有人就买了上千万元。

姜云称,海航在被接管后,除了人力资源等部门被查有职务侵占行为,开除了少数高管之外,几乎没有太多中高层人员变动。“因为顾刚承诺会解决理财产品问题。”

过去一年,受疫情影响,航空公司上半年几乎无所作为。这期间基层员工降薪20%到30%,并采取轮休制度。这对于一线空乘人员来说打击不小。关于网络上流传的“空姐下岗潮”,姜云表示其实并未出现。因为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,除海航旗下的天津航空外,工资发放都已经重回正常。

“相比起空姐来说,反倒是刚入职的飞行学员比较惨,今后可能面临没有飞机可飞的窘境。目前集团还没考虑到他们这一层。”姜云提到,“顾刚也算比较注重和一线员工交流,经常和飞行员、员工代表谈话。内部会议也会邀请员工代表参加,对中高层领导反倒不那么客气。”这对员工来说都是一种心理安慰。

除了生产经营和人事组织外,工作组对财务审核的要求非常严格,姜云介绍:“现在几乎所有的资金支付都需要上报到工作组,几千块的也不例外。几乎批下来都要一两周时间,很多账面资金不足的子公司业务很难开展。”

这些对内的举措基本维持住了海航集团的现有局面。在外部,海航变卖资产的行动在工作组到来之后一直在持续。去年最大的一笔交易是以59亿美元处理掉此前收购的美国科技公司英迈。

这是折价甩卖的,2016年海航收购英迈时的价格是60亿美元,姜云表示:“现在是好卖的早卖了,剩下的都不好卖,加上利息成本根本回不来本。而且几十亿几十亿地卖资产,猴年马月才能补上几千亿的窟窿?”

据海航集团内部会议上披露的信息,集团目前整体负债已经从7000亿元降到5000亿元左右。

国开行牵头债转股,陈峰曾试图留任

海航集团5000多亿的外债,“债权人”到底是哪些?这是外界最好奇的。1月29日晚,海航系多家上市公司的公告中披露了一部分。

其中,海航控股披露,旗下大新华航空的债权人玉龙租赁、海航集团债权人海南银行向法院提请重整;海航投资披露,金元证券、长安银行等提请对相关债务人重整;海航基础则披露,华融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农信社等债权人提请重整等。

但上述这些机构,仅仅是海航债权人中的一小部分。姜云介绍:“海航集团的主要债权人是8家银行机构,其中最大的债主是国开行。”

2018年底,曾有媒体报道,国开行正带领工作组监督海航集团的资产处置。当时财新杂志曾报道,2018年底时海航负债总额7500亿元左右,其中从国开行获得的贷款在800亿元左右。

2017年底,海航集团“2018年度授信合作洽谈会”上,也是由国开行牵头,中、农、工、建、交五大国有银行及浦发银行参与。当时各类金融机构给予海航集团的授信总额高达8170亿元,毕竟那时海航的问题尚未完全暴露。

即便在2019年,国开行至少还有两次公开向海航系公司贷款发放。2019年6月11日,海航控股向国开行申请贷款51.174亿元人民币;2019年12月2日,海航控股再次申请贷款40亿元,国开行和中农工建交以及中国进出口银行、中国邮储银行共8家银行各出5亿元。

因此,在海航集团破产重整这件事上,国开行有着较大的主导权。姜云表示:“实际上在2020年10月底时,以国开行为代表的多家银行机构已经达成了重整共识。其他小的债权人在这件事上没有话语权。”

谈妥的重整方式是债转股,各大银行对海航集团的债权将转为股权,交由专门的管理机构进行持有。

此前,海航集团旗下曾有七大产业板块,包括海航科技、海航旅业、海航资本、海航实业、海航现代物流、海航创新金融、海航新传媒,全球员工曾一度超过40万人。

经过两年多的收缩,如今的海航集团只剩下航空、航空空港事业部、航空租赁事业部、非航空资产管理事业部四大块。其中非航事业部里面有几个资产包:科技物流、实业(房地产)、旅游酒店、金海智造。

据了解,几大债权人的转股仅限于海航集团核心的航空业务,对于海航旗下目前还有的航油、船舶、机场、酒店写字楼、租赁等板块,则是能卖则卖,不能卖就拖,拖不起就破产。其中,航空空港业务主要涉及机场方面,海口美兰机场等海航机场集团旗下的主要机场则交给当地政府接管;就连首都机场T1航站楼海航的北京基地也在去年5月让出。

“租赁业务还不知道怎么办,肯定还要出去。新海航肯定不包括这块资产。”知情人士透露,科技物流最大的一块资产是英迈公司,去年已经卖掉,业务几乎处理完;海航实业的房地产板块还在处理,能卖的就卖掉;旅游酒店方面,唐拉雅秀酒店、海南迎宾馆等酒店还在集团手中,凯撒旅游等几乎都出手了;金海智造一直亏损,“要填的坑太大,不太好卖,也在积极找买家”。

在海航陷入危机初期,内部传达的声音是聚焦航空主业,剥离“非航资产”,但随着形势恶化,航空主业也在瘦身。据了解,之前海航在各地所有的在谈项目已经全部终止,航空面临整体收缩。

2019年海航一直在陆续停飞国际航线,当年9月4日停飞了3条;10月27日开始的冬航季中,海航又停飞了14条国际航线。2020年初赶上新冠疫情后,全行业的国际航班更是遭遇严冬。

姜云介绍:“目前海航已经几乎暂停了所有国际航线。国内航线虽然没有被明确砍减,但是业务不好的话,公司也在逐步缩减规模。”

他认为,2020年初虽然疫情爆发,但春运行情实际未受影响。今年国家早早就布置疫情防控之下的春运要求,“整体春运客流量将大大减少,今年肯定比去年惨。”至于未来,他并不看好:“国家会保住海航全国第四大航空公司的地位,但公司不会有大的发展。航空行业本来就不太挣钱,海航虽然实施了债转股,但还是有很多外债需要偿还。”

外界最关心的海航董事长陈峰去留问题,目前暂时也无答案。

“2020年5月份时,海航集团曾报过一个方案,提出让陈峰留任。但6月份的时候意见下来,这个方案被否了。”姜云表示,实际上从2020年7月开始,陈峰已经完全处于被架空的状态,尽管他到目前为止还是海航集团的法定代表人。

1月26日,海航集团官网发布消息,负责海航集团接管工作的顾刚当选海航集团党委书记,陈峰已经不是集团党委委员。这一人事安排印证了上述人士的说法。

至于破产重整之后,陈峰会去向何处,目前还不好说。

可以预料的是,海航集团在经过短暂的高光之后迅速滑落,最终走向破产重整的地步,对资本和债务的处置显然并非最终结局。据多个熟悉海航情况的人士透露,与海航集团破产重整同步推进的还会有一系列的追责行动,最终谁将为此付出代价,还需静待观察。

(应采访对象要求,姜云为化名)

相关阅读

Copyright© 中华法律援助网